返回最新排行榜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法租界里的遭遇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由于无法买到当日下午开往上海的船票,郑毅干脆跟随徐伯一家登上前往黄州的小客轮,于次日中午抵达徐伯的老家——黄州城北三十里的龙家岗村。

    在徐伯一家和小弟徐茂富的殷切挽留下,郑毅在龙家岗整整住了十天才洒泪而别,徐婶的热泪和谆谆叮嘱,徐伯的叹息和眼中深切的担忧,兄弟徐茂富的灼热盼望和誓言般的约定,沉甸甸地压在郑毅心口上。

    本以为孤零零来到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任何亲情任何牵挂,可徐伯父子毫无保留的信任与忠诚,徐婶慈母般的呵护和叮咛,无声无息充满了郑毅的胸怀,深深铭刻在他心底,他深切感受到自己再次拥有了千回百转的爱恨情仇,拥有了牵肠挂肚的亲情与期盼,人生也因此变得更为充实。

    西历一九二四年三月十四日,阴历二月初十傍晚六点,郑毅终于登上熙熙攘攘的黄埔港,进入繁华喧嚣的大上海。

    令他颇感茫然的是,对当代任何人都充满吸引力的繁华都市并没有让他生出多少新鲜感受,乘坐人力车前往英租界寻找旅店的一路上,车夫浓重的皖南口音也丝毫不影响彼此的交流。

    道路两旁灰蒙蒙的楼宇和夹杂其间的狭窄巷口,两侧高楼上悬挂的三色霓虹,熙熙攘攘劳劳碌碌的匆匆行人除了衣衫有所区别之外,与百年后的相同景致没什么本质上的不同。

    半小时不到,郑毅顺利入住被车夫称之为最好最安全的英租界礼查饭店,传说中狐假虎威欺软怕硬的印度门卫如木头似的站在大门两旁,欧式风格的大堂金碧辉煌宽阔豪华,服务台里的侍应生同样是黄皮肤黑眼睛的年轻国人,郑毅用武汉话办理入住手续时,并没有遭受白眼,边上身穿笔挺西装的英国经理还非常友好地举起手打了个招呼。

    所有一切都让郑毅感到安静稳当,哪怕心里知道这些表象之下隐藏着无数的罪恶与血腥,也没有让他有何不适。

    郑毅之所以住进价格昂贵的礼查饭店,是因为十天前离开黄州龙家岗时,徐伯夫妇死活也要从他母亲留下的财产中,再拿出两百大洋塞进他的小皮箱里,加起来近三百块大洋分量不轻,远超寻常工人一家数口的全年收入,未来一段相当长的时间里,没有任何收入来源的郑毅只能依靠这笔钱过日子。

    为安全起见,连日来郑毅除了身上携带十几个大洋之外,剩下的钱都藏在随身小皮箱里,因此他宁可花掉比寻常旅馆贵十倍的钱入住高档饭店买个放心,也不愿为了省钱而增添麻烦,虽然每花出一个大洋都让他倍感心痛。

    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