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最新排行榜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千一百四十三章 苍天厚土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匠人旧地,正中央。

    青麟母皇的额头已经流出鲜血。

    她握着剧毒之王的手,在轻轻的颤动。

    她受伤了。

    很重的伤。

    剧毒之王,也已经没有了声息。

    生死不明。

    她抬起头,看着行走在苍穹里,如摘星天神的孟凡。

    青麟母皇活了这么漫长的岁月,在现如今的宇宙洪荒,都难以找到一个和她年龄相仿的老怪,她见过的太多了,所以她深刻的知道,她并不是孟凡的对手。

    两人之间的差距,是质的差距。

    本质的不同。

    所以青麟母皇之前很愤怒,因为已经忘记多少岁月,她没有遇到一个对手,没有任何强者敢在她的面前自称“强者”。

    所以她现在,从心底,生出了一种数千万年都没有的情绪。

    真的有,数千万年了。

    那就是,恐惧。

    当这种情绪出现,青麟母皇变得更愤怒。

    恐惧,源于每一个昆族的内心。

    正如龙族与生俱来的骄傲,是在百亿年的岁月里,从洪荒太龙窃取神意那一刻开始就耕种下去的骄傲。

    正如人族,与生俱来,对万事万物的美好憧憬、希望、梦想。

    正如魔族天生的无法无天,为所欲为。

    正如荒兽的霸道和凶悍。

    这些,都是与生俱来的。

    而昆族,与生俱来的情绪,是恐惧。

    就像一只蚂蚁,面对巨兽落下的脚掌。

    就如一只蜜蜂,面对飞鸟。

    恐惧。

    这种情绪也塑造了昆族世界。

    因为恐惧,数以百万、千万、亿万的昆族才能统一在一起,他们并不是人类,是依靠制度、教化、伦理、道德、纲常等等的东西被绑在一起形成一个庞大的帝国,昆族能聚集在一起,臣服于一个领袖,就是因为恐惧。

    因为恐惧,昆族选择服从,因为恐惧,至高的领袖一句话,就可以让数百万的昆族自尽。

    绝对的恐惧,绝对的服从。

    青麟母皇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有这种恐惧。

    每一个昆族,都是从弱小中成长起来的,在弱小的时候,面对强大的昆族,或者自己的头领,都会恐惧,因为不知何时,他们的性命就会被取走,永远的取走。

    只需要领袖的一句话。

    这一战,青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