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排行榜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灵根之说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兄弟辛苦了,这些人催要符箓,脱不开身。”

    老者转过身,先是一愣,然后一脸欠意地说道。

    “举手之劳而已,张伯如以后抽不开身,我送过来便是。”李凡微微一笑地说到。

    “那就有劳小兄弟了。”老者感激的说道。

    收拾完了桌上剩余的符纸材料,老者推开身后小屋的一扇木门,请李凡进去说话。

    屋子不大,里面充斥着一股呛鼻的味道。

    只要几件简单的家县。

    一张床,两张凳子,一张木桌。

    木桌上摆放着空白的符箓和朱砂,银粉,等画符材料。

    桌角的一个笔筒上,倒插着几支粗细不一的符笔。

    老者沏了两杯清茶后,两人便坐下来交谈了起来。

    老者名叫张清虚,出身于大夏国灵洲境的一个符箓大家族,世代画符为生。

    这些年,家族内斗,他被迫逃离,流落到允州,在青云城落脚,以画符来维持生计。

    交谈了很久,逐渐将话题转移到了符箓上来。

    李凡对符箓之术很感兴趣,问这问那,向老者讨教。

    见他诚恳,老者便知无不言的慢慢地说道起来。

    符术,也叫符箓之术,符咒之术。以符箓上的神秘纹路为介质,勾动天地灵气,附到符箓之中,产生威力。

    符箓不但可以袪病防身,也可以临场杀敌。

    修习者若能持之以恒的修习下去,便能制做出更大威力的符箓。

    听到后来,张凡完全进入到了一个未知的玄妙世界。

    如果学会符箓之术,符医结合,那启不是就能悬壶济世,普渡众生了。

    想到此处,李凡跪拜在地上,求张清虚教他此术。

    张清虚面露难色,沉吟不语。

    见他为难,李凡眼神一扫屋角。

    但见角落的一个小火炉上,一个药罐正在冒出一丝热气。

    李凡心中一动,说出一翻话来。

    张清虚在调理身子的期间,所有的药物免费,药费由李凡代付。

    这样不但可省去一笔巨大的开销,还可以让节据的生活有个保障,不必再为抓药去发愁。

    毕竟,一张入门级符箓才几文钱的价,几天的收入,还不够支持一天的药钱。

    当然,这个交换条件就是张清虚须教他制符之术。

    张清虚沉吟了一阵后,想想目前的处境和带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