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最新排行榜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张:尿,也是可以救人的良药!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炮火的持续轰炸,让整个地面的温度仿佛都已经上升到了极限。持续的爆炸声几乎可以让人的耳膜严重穿孔。

    隐蔽在弹坑里的黑曼巴小组,此时每个人的耳朵都已经处于短暂的失聪状态。凡是有战争常识的人都应该知道,战场上的炮击百分八十并不是直接命中造成死亡的。

    在这种大口径火炮的持续轰炸下,隐蔽时必须让自己的腹部离开地面一段距离,嘴巴要处于张开呐喊的状态,否则很容易被炮弹的冲击波造成内伤甚至死亡。

    在这种黄沙漫天的状态,即便是带着防尘盔张开嘴巴也是一件非常难受的事情。黄沙总是无孔不入的,这种坚硬的颗粒物被直接吸入肺中的痛苦,不言而喻。

    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痛苦总比死亡来的划算。这个世界上有不怕死的人,却没有平白无故就不想活的人。

    黑曼巴小组此时,意识因为炮火冲击波冲击的原因已经有些模糊。他们已经分不清地面和天空的位置,黄沙漫天、天旋地转加上巨大的爆炸声已经将他们的抵抗能力提升到了极限。

    他们只能祈祷,祈祷麦黑的炮兵感觉把炮弹打完,赶紧结束这种炼狱似的煎熬。

    一切的一切,时间过的太慢。一切的一切,再慢也已经结束!

    炮火、爆炸声渐渐平息,沙尘也终于慢慢的尘埃落地。烈狼从黄沙中伸出了头。他狠狠地晃了晃脑袋,还顺带着给了自己太阳穴两拳。可是,这并不能让他眼前的天和地停止旋转。

    他的眼前不远处,有人!那是军的士兵!

    烈狼尽可能的想呼叫自己的战友,但是他怎么努力好像就是开不了口。他还想找自己的枪。可是,他根本不能确定枪在哪里。

    好在,烈狼眼前的那几个军士兵并不比烈狼的情况好到哪里。丢盔弃甲不说,他们站立的身躯东倒西歪的比烈狼更严重。

    烈狼的手摸到了他的右腿,摸到了他的军用匕首,他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拔出匕首,一步三晃的朝着眼前的军走去。

    他不能给自己和他的兄弟们留一点点隐患,只要他还能动,他就得挺下去。

    烈狼还没有走到军跟前,已经有两个军士兵倒了下去,烈狼知道他们死了。他们是被炮火活活震死的。这种情况下,无论你是谁,只要你倒下,可能就是永远都没有机会再爬起来。

    烈狼手里的刀,像是电影里的慢放镜头一样,缓缓的架在了军士兵的脖子上,这不是艺术,这是他此刻真实的速度。他的速度真的很慢、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