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最新排行榜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见鬼的二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人事部的手续异常顺利,完全没有以往推诿扯皮的情况。但是在财务部我遇到了些麻烦。那个涂着鲜红色口红的妖艳女子告诉我,因为我打伤了老苟,我的工资被作为补偿金扣掉了。血的教训告诉我们,冲动是魔鬼啊!

    从公司出来搭地铁再转了两趟公交,然后步行十五分钟,总算是到了出租屋。房东李大爷正跟邻居老头下棋,见到我激动地把棋盘一推,握着我的手说“阿伟,可算把你盼回来!”跟他下棋的老头不干了,非让他走完这步再说话。我可看得清楚,人家下一步就将死他了。李大爷没理这茬,握着我的手越发的用力了“这个月的房钱什么时候结啊?”

    我叫刘伟,大家都喊我阿伟,也有叫我伟哥的,这种人我一般不稀得搭理他。我的身份是某公司的前任小职员,目前正在创业中,说失业也行。当然隐藏的身份是地府的编外人员(无工资)。就在半天前我刚刚死而复生了,说实话,如果不是在起点有着五年以上书龄的读者一般是不会相信的。

    直到今天我才深深领会到“没钱寸步难行的道理”。看看我,地府的人,还不是在发愁房租的事吗?我算是想明白了,就算你是玉皇大帝,兜里没钱你也进不了收费公厕,就得拉在裤裆里。好说歹说,李大爷总算答应我房租可以下个月再给,代价是以后几间房子的卫生都归我打扫了。

    我愁啊,我愁得坐立难安,我愁得直薅头发。就在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一瞅,未知来电,得,肯定是骗子。要搁在昨天我肯定直接挂了,可现在我有什么好怕的,我的兜可比脸还干净。难不成他还能把我的脸骗去?“喂,是阿伟吗?你现在来一趟辣欢天火锅店,有好事!”不是推荐股票,不是资金被冻结,也不是邮件有问题,现在的骗术又升级了?“你哪位啊?”我一头雾水地问。“我是你王大爷!”听出来了,是王老五这个老王八。

    我抄起茶杯就往外跑,这回丫要是咋不给我点好处,拼着再死一回也得给这老东西开个瓢。辣欢天是我们这挺有名气的火锅店,号称是正宗重庆火锅,其实老板是个东北人。一到火锅店大门,就见两串红彤彤的辣椒挂在门两侧,这要是有痔疮的,光看见大门就得犯了。

    一进到店里就看见王老五在跟我招手,我把茶杯拿在背后不紧不慢的朝他走过去。等到了他那桌跟前,我悄没声息的把杯子放到了一旁。不是我心慈手软了,关键是他对面坐了一个壮汉,初步估计有一米八左右,体重差不多得有100公斤,这都不用打了,往我身上一躺,估计下半辈子轮椅就是我最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