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排行榜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945:祖辈的抗战 [1]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第一章

    朱家大院在三闾镇实在也该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f三江阁小说,.e.com

    前后两进,左右偏厦,一共有十几间房屋。拱顶门楼砌得很气派:一色官窑青瓦,红松木圆柱,白灰勾缝,水磨雕花青砖。角石和压板都用的豆绿麻石,上面刻有精巧细致的花纹,花鸟有“荷渠映水”、“喜上梅梢”,虫兽有“松鹤同寿”、“麒麟送子”、“狮子滚绣球”,刀功精湛,玲珑浮凸,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乡下工匠的手活。门是山里生梆铁硬的柞木打制,生漆涂面,万年不坏。门腰上嵌着一对金黄的夔首铜环。

    这些倒也罢了。更重要的是据说老宅院的某个地方曾埋藏有一罐黄澄澄的金砖。

    老屋的当家人朱四爷很小的时候就无数次听人谈论过这桩奇事。那时朱家还没有落魄。家中还有上百亩地,还有大小几十头牲畜,农忙时节还要雇用不少的长工、短工,随便打开那一只钱柜子也还能抓出两把碎银子。过去的些许旧事,他就是蹲在马棚的热土炕上听那个上了年岁、满头白须发的老马夫唠叨的。这老头述说时神情莫测,一脸神秘,他说朱四爷祖父年轻时是个身材魁伟,力大超群的好后生,不爱读书,从小喜好使枪弄棍。殿试考中过武举,一马三箭,箭箭射中金钱眼,算是这一带方圆百里的名人。被朝廷授以武尉将军之职,领兵戍边,在这塞外荒寒之地筑土为城,屯垦荒田,东挡西杀,屡立战功,所部军纪甚严,从不无故骚扰百姓。那年因为闹金刀教,边军奉命追杀围剿,双方激战月余,互有损伤士气已极是低沉浮躁。又加之兵部克扣军饷,久拖粮草冬衣遂引起官兵上下一致不满。骚乱和流血每天时有发生,屡禁不绝。武尉将军朱武举凭着自己丰富的人生阅历,从这种嘈杂混乱中嗅出了可能降临的危机。他当机立断先将妻儿子女远送他乡,又把自己半生的积蓄都兑换成金砖、金饼、金条,找一口青花瓷坛一层层码上来,再用油纸松香封住坛盖,于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由他亲自动手掩埋起来。听说就在这栋宅院的后园内,可到底在什么地方却谁也不知道。过不多久,边兵果然叛乱,砍斫杀戮,尸横遍野。朱将军也于这次叛乱中遇害身亡。他死之后,这罐黄金的埋藏之处也就成了一个永久性的难解之谜。

    类似的话父亲也曾说过。他告诉朱四爷,有关这坛黄金也许确有其事,也许不过是个子虚乌有的传说,要不然这几十年来后园差不多翻了个底朝天,墙角下、树洞中、夹壁里查了又查找了又找,平地掘下三尺,拳头大的土坷拉都拍开砸碎,就差没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